雲飛

人生何处不相逢

明诚给明楼新做了两套西服。元宝街那家西装店是老字号了,款式齐全,服务周到,很受欢迎。不论老派士绅还是留洋新贵,体面人都爱上那儿做衣服。明诚和明楼算实打实的老主顾了,同掌柜的很熟。明楼开始的时候还跟着明诚到店里量体裁衣,渐渐的便不耐烦,每一次都要重量一遍,比划来比划去,实在消磨人的耐心。明诚只得自己去跟掌柜的提供明楼的尺寸,谁让明长官架子大呢?



西装店掌柜的是位老爷子,打小青年儿起就跟着师父学裁剪缝纫,后来在元宝街上开了这么一家店,起初只做裙装长褂,因为手艺精细,生意日渐兴隆。再后来开始流行洋装西服,年轻人都剪了短发,学校里开始教授洋文课,世道变了。




老爷子阅人无数,能让他印象深刻的却不多,明家兄弟算一对。他记得明楼来店里不过三两次,和煦中带着那么一股子疏离。


明楼背着手静静的站在那里,他就老觉得明楼是一方洇着浓墨的砚台,下面压着的是这风雨飘摇的上海,明楼动一动,上海这幅画便要跟着拉扯一番,画里那些歌舞升平跟灯红酒绿,全都被那漆黑的墨色盖住了。


相对于明楼的厚重,明诚则轻巧多了,他甚至走路都带着风,在没有明楼的时候。他总是笑眯眯的进到店里来,整个人带着些忙里偷闲的松泛。跟在明楼身边的人,又怎么会是那副自在的模样。


老爷子仔细在本子上记下明楼的尺寸,心想又胖了,不是听说这位明长官为了上海的经济日理万机殚精竭虑么?明诚也是不容易,次次来做新衣服,明长官的尺寸没有弄错过一回,这得有多用心?
老爷子逗明诚:“我呀,缺个关门徒弟,你这么好的记性,看着手也巧,不做裁缝可惜了。”
明诚笑着拿手点点额头:“我也就记性好了,明长官每天那么多事,就靠这副脑子记着呢。~”
老爷子收好笔,想想明楼那个不好伺候的样子,叹了口气:“哎,你也不容易。”

明诚赶回新政府办公厅,正好接明楼下班,回家路上遇到卖糖炒栗子的,明诚停下车买了一些,明镜爱吃这个。
明楼接过栗子,打开纸袋,里面热烘烘的朝外蹿着香甜气,他伸手进去拿了一个问道:“衣服什么时候取?”
明诚一边开车一边抬眼看明楼剥栗子:“半个月,尺寸又改大了,要重新打版。掌柜的说了明长官如果急需,可以先做您的。”
明楼正要把栗子扔进嘴里,突然犹豫了:“... ...又胖了?”
明诚一脸“你自己不知道吗”的表情,明楼就有些不自在:“我是觉得最近领带有些紧。”是皮带有些紧吧?明诚不敢戳穿他,怕他面子挂不住要生气。
明楼将手里尚有余温的栗子扔回袋子里:“不吃了。”
明诚被这带着孩子气的举动惹笑了:“大哥,你这是何必呢?~”
明楼郑重的把栗子放到一边,拍拍手:“我的这双眼睛啊,不是看着美人,就是看着美食。既然二者如今不可兼得,我还是先放下美食吧。”
明诚了然的点头:“哦,原来大哥是想汪处长了。”
明楼抬起食指左右摇了摇:“什么汪处长,这么久了还是记不住人家的姓。我最后再说一次,是明处长。”
明诚领教过了明楼这一套,他试着向他学习并且安慰他:“大哥,你要顾着美人,那我只好顾着美食了。就食客而言,如果所有人都是会走动的肉饼的话,那你就比较大块儿,我选你就会更划算一些。~”
“... ...”明楼想,这绝对是他这半辈子听过的最伤身的情话。

评论(19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