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飛

人生何处不相逢

早餐对于明家人有一种仪式感,明镜永远是最早坐在餐桌旁的人,或者翻翻当日的头条新闻,或者摆弄摆弄餐具。阿香麻利的将各种吃食端出来,身上带着厨房里热腾腾的烟火气。包子鸡蛋,豆浆馒头,清粥小菜。时不时会有面条,明台爱吃。明楼跟明诚总会在差不多的时候出现,明楼在先,明诚随后,像行着的一双脚,一左一右的交替前行着,最终并拢。明台永远是最后一个落座的,被叫起来迷迷糊糊穿衣,磨磨蹭蹭收拾,慢慢吞吞下楼,时间在他那里变得缓慢,像被无限拉长的糖丝。不过一家人终归坐到一起,早饭的时候明家人最整齐。没有明董事长,没有明长官跟明秘书,也没有那个假到离谱的三好学生,姐姐和弟弟们说说笑笑,拉扯家常。




明镜吃好了,放下碗筷擦擦嘴:“阿诚啊,我可跟周家约好了啊,正好明天周末你们不用上班,中午一起吃个饭,下午你跟周家小姐去看看电影嘛。”




明楼扭头见坐在旁边的明诚听话的点头:“诶,知道了。”




明楼有点儿不自在,他看着明诚:“哪个周家?我怎么不知道?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?”




明镜眨着眼睛斜斜瞄着明楼:“阿诚又不是长在你身上的,他平时为你跑前跑后,你们在外面的事情我管不了,怎么?我操心操心他个人的事情也要你知道呀?”


明楼霎时换了个样子,笑着对明镜道:“大姐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就是问问。”


明台把脸埋进碗里,抬眼在对面两个哥哥面上扫来扫去,喝光最后一口豆浆才听见他的声音:“我觉得没戏。“这一下换成所有人都看着他,明台不得不接着说下去:“大姐,你又不是头一次操心阿诚哥的事情,哪一次成过呀?女孩子都是要人陪要人疼的,阿诚哥那么忙,多委屈人家姑娘。”说完对着明楼嘿嘿笑:“我说的对吧,大哥?”


明楼抿着嘴正要点头,不妨明镜突然就发难了:“就是因为之前几次都不成才要继续啊!总有成的时候嘛,我家阿诚那么好,怎么可能有女孩子不喜欢?”明镜瞪着明楼:“阿诚那么忙!还不是你给他找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!你说你对自己不上心就算了,我也管不了你,你拉着阿诚一起干什么呀?你这不是成心耽误他吗?”


明楼知道自己又成靶子了,只好耐心解释:“大姐,政府工作就是这样,千头万绪繁杂得很,阿诚管着秘书处呢,哪儿是我给他找事做啊?”


明台不知好歹的插进来一句:“那也是你的秘书处,说到底还不都是你的事情……”在明楼杀人的目光中,明台的话没说完。


明镜接上明台的话:“你瞪他干嘛?明台说错了吗?你啊,以后少给阿诚安排一些工作,让他安心找个情投意合的女孩子,好好成个家,我啊,也就放心了!”


明诚早吃完了,笑着看明楼被围攻,后来实在是时间来不及了,不然他还不打算对明楼施以援手:“大姐,你就别怪大哥了,他也是没有办法。明天我一定好好跟周小姐处。”明诚一边站起身一边对明楼说:“大哥,得出门了,您待会儿还有个会,晚了赶不上了。”


明楼如临大赦,赶紧在明台幸灾乐祸的鬼脸和明镜腆怪的眼神中跟着明诚出门了。


明楼坐进车里长出一口气,明诚低着头笑得肩膀一抖一抖,明楼坐直了伸手去拍明诚的脑勺:“看我挨骂你高兴是吧?”


明诚被拍得不敢抬头,还在笑:“大哥,我又不是头一回相亲,见个面,聊一聊也就完了。”


这话却勾起了明楼的兴趣:“你说说你是怎么让她们完了的?~”


明诚抬起头认真开车:“我又不是你,情话说得婉转动听,跟真的似的。我不会讲情话,不会讨女孩子喜欢呀。~”那些情话,他对着她们也说不出来。他会说的永远是自己在新政府工作,带着些不可一世和狐假虎威。明镜给他找的都是好人家的姑娘,谁乐意跟着个汉奸过日子呢?那是要被戳脊梁骨的。明楼跟他都知道。


明楼教会明诚要独立坚韧,教会明诚要乐观向上,教会明诚要博学多闻,他独独没有教他要怎么样将情话讲得好听,他以前想过明诚是要成家立业的,后来他再也不那么想了。


明诚开玩笑似的对着后视镜里的明楼:“大哥情话讲得那么好,不然你教教我吧?~”


明楼看着明诚的眼睛:“不教。”他直白道:“我为什么要教自己喜欢的人去跟别人讲情话?”


“... ...”明诚的脸红了。







评论(24)

热度(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