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飞

人生何处不相逢

冷马日常



12.


马振桓难得闲暇,本来想要放松一下,结果被易柏辰生拉硬拽着逛了回IKEA。
易柏辰指着一套新锐设计师的最新作品:“evan,我好喜欢这套餐桌椅。”
马振桓:“买。”
易柏辰又指向儿童区:“现在的小孩子太幸福了,那顶大鲨鱼造型的露营帐篷我也好喜欢... ...”
马振桓:“买。”
之后马振桓被易柏辰一路带着。
“e van,你看这个盆栽好可爱!”
“买。”
“哇...你看那组壁灯!你说要是安装在我们卧室里怎么样?”
“买回去不就知道了。”
“evan,巴拉巴拉...”
“买...买...买...”
等终于逛完一圈下来,易柏辰甜滋滋的问马振桓:“evan,这里这么多好玩又好看的东西,你有没有喜欢的?我买给你。”
马振桓想了一下:“我觉得这里让顾客留言用的铅笔还不错。”
易柏辰:“... ...”


冷马日常



11.


易柏辰休假去邻居家蹭饭,晚间马振桓来了电话。
马振桓:“ian,你在哪里?”
易柏辰:“我就在楼下,你回来啦?”
马振桓:“啊,我刚回来,家里黑黑的,都没有人在。”
马振桓难得这样,易柏辰笑起来:“我现在马上就回去啦,你等着啊。”
马振桓的声音听上去很镇定:“不用了,你不在,我还可以和猫多玩一玩。”
易柏辰:“... ...”


冷马日常



10.


大晚上的易柏辰窝在沙发里回想白天办公室和王以纶侃大山的情景。
易柏辰闷笑:“嘻嘻~``嘿嘿嘿~~~```”
马振桓没什么反应。
易柏辰从闷笑变成狂笑:“哈哈哈哈~~``今天以纶真的太搞笑了!哈哈~~”
马振桓继续没有反应。
易柏辰笑到全身都在微微发抖:“以纶他,他!哈哈哈~~`”
马振桓终于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易柏辰。
易柏辰突然收声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:“evan,你瞪我干嘛啦?”
马振桓:“... ...”


冷马日常



9.


马振桓靠在酒柜边,看着因为找不到车钥匙各种郁闷的易柏辰。
易柏辰:奇怪了,我明明记得昨天锁了车子,我就把钥匙丢进包包里面了啊!”
马振桓似笑非笑:“不然你再想一下?”
易柏辰委屈:“能找的地方我全部都有找过了。”
马振桓的笑简直要漫溢了:“再想。”
易柏辰闭上眼睛,皱紧了眉头使劲想:“... ...我想不起来!evan你快把备用钥匙给我啦!我要迟到了!”
马振桓好整以暇的指了指易柏辰的牛子裤:“你裤子包包看起来鼓鼓的诶,你放了什么?”
易柏辰伸手一摸:“... ...”


冷马日常



8.


王以纶和马振桓办完事回到公司以后,看着马振桓进了办公室,王以纶就开始摆‘聊斋’。
王以纶:“今天我又创造了历史。”
黄伟晋在文案堆里,头都没有抬一下:“你创造历史的时候,一般就是你闯祸的时候。”
王以纶耸肩:“其实今天也不完全是我的错啦。”
林子宏打门口经过:“你又把车停错地方了?”
王以纶瞪着眼睛回头:“怎么可能?同样的事情在我这里不可能发生第二次!”
黄伟晋无奈的抬头:“你又把evan的包落车里了?”
王以纶瘪嘴,拿食指和拇指并到一起:“比这个还严重那么,一点点。”
另外的两个人终于紧张了:“你该不会撞车了吧?!”
这时候马振桓的声音飘了出来:“他把我锁在车子里面,然后自己走了。”
所有人:“... ...”

冷马日常



7.


云淡风清的夜,一弯玄月挂在露台那一片天,易柏辰待在书房,安静的看着将工作带回家,认真审查图纸的马振桓,突然间觉得应该煽情一下。
易柏辰动情的陈述:“evan,你说...”
马振桓认真看图:“嗯。”
易柏辰:“你说,我们能走到最后吗?”
马振桓对着图纸修改描画:“走到哪里?”
易柏辰有点儿郁闷:“最后。”
马振桓认真标注:“哪里?”
易柏辰耐着性子:“最后。”
又过了半晌,马振桓终于完成了手头的事情,他转向易柏辰:“刚才你说走到哪里?”
易柏辰:“... ...”

冷马日常



6.


易柏辰难得起个大早,要蹭马振桓的顺风车,他还打算告诉马振桓一件惊天动地的‘大事’。
易柏辰笑嘻嘻的,一对酒窝牢牢牵住看上去没啥表情的身边人的目光:“你知道吗?原来从去年开始,你搭我的车子就属于高风险行为了。”
“?”马振桓微微挑眉,等着下文。
易柏辰得意着:“我原来考取的是B照!听说B照每年都要递交体检表,我一次也没交过诶!”
这下马振桓的眉毛彻底被挑了起来:“所以?你知道这有什么后果吗?”
易柏辰继续得意道:“知道啊!我的驾照八成已经被吊销了!”
就见马振桓淡定下来:“我想我应该赶快联系一下我的一位朋友。”
易柏辰好奇又窝心:“什么朋友?evan,大不了我去重考,你就别担心了。”
马振桓把脸转过来:“我认识一个朋友是做保险的,我要买多一份意外险。”
易柏辰:“... ...”


冷马日常



5.


难得一个闲暇的晴好秋日,马振桓坐在阳台上看报纸,唰唰的翻页,时不时抬眼瞅一瞅,不远处易柏辰系了园艺围裙,戴着园艺手套,正修剪花枝。蔷薇谢了又开,开了又谢,纤长的条蔓和着风轻轻摇摆。
易柏辰转身的空档,突然发现对面邻居站在自家落地窗前,两只眼睛看着悠闲自在的马振桓,一副既生瑜何生亮的懊恼模样。
易柏辰眨眨眼,带着一些好笑:“evan,你的生意对手又在瞪你呢。”
马振桓好整似暇:“他是不高兴我把房子买到他家对面,他这个人不太宽容,我让他瞪几眼也没关系。”
易柏辰真的笑起来:“哇,我家evan肚里能撑船诶。”
马振桓嘴角微微扬了一下,站起身来,就着手里的报纸卷成筒状一下一下敲在旁边的花架子上:“我就天天坐在这里,翻翻杂志,看看报纸,听听音乐,我气死他。”
易柏辰:“... ...”


冷马日常



4.


易柏辰在回家路上捡到一只猫,之后却发现猫总是喜欢跟着马振桓,不管他上楼还是下楼,也不管他站着还是坐着。
被猫嫌弃的易柏辰相当嫉妒。
易柏辰:“明明是我把它带回家的,为什么它都不亲近我?”
马振桓看着猫:“你不要老是玩游戏啊,要多跟它交流,时间长了自然就会亲近你了。”
易柏辰皱眉:“你跟它交流那么久...知道它说什么吗?”
马振桓温柔的笑了,让易柏辰又开始嫉妒起猫来:“不要小看动物,它们是很聪明的,只是表达的方式不同。”
易柏辰突然就想起来:“伟晋家的猫经常拦路,不让他走,还冲他叫。”
马振桓:“嗯,可能猫都比较黏人。”
易柏辰开始坏笑:“那你知道伟晋的猫拦下他,冲他叫什么吗?”
马振桓忍不住好奇:“叫什么?”
易柏辰:“伟晋说... ...猫说他是大傻瓜!”
马振桓:“... ...”



冷马日常



3.


易柏辰跟黄伟晋讲述他和马振桓的“浪漫一夜”。
易柏辰:“...他那时候喝了一点酒,氛围挺好的。”
黄伟晋点头:“嗯,然后?”
易柏辰:“然后嘛…BLABLABLA,你懂啦。”
黄伟晋了然:“嗯,然后?”
易柏辰:“我们倒在床上,他压住我的时候我真的很紧张,我怕自己表现不好... ”
黄伟晋一脸八褂:“然后...?!”
易柏辰看上去愤愤的:“然后他就半天没动静...等我回过神以后才发现...他就那么压着我,睡着了...!”
黄伟晋沉默半晌以后开始爆笑:“ian!哈哈哈哈哈!你,你跟他上辈子,是有多大仇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哈哈...”
易柏辰:“... ...